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春恒的博客

一同寻求生活的真谛~~~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容易满足的人,心底慈悲、容易流泪的人,善解人意、从不为难他人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哥哥  

2008-01-16 16:4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哥哥叫元恒,1949年生,属牛的,他忍辱负重承担着全家人生活的重担,是我们家名副其实的“牛”,不,他比牛还辛苦,牛的辛苦是季节性的,一般在春耕、夏种、秋收时忙,到了冬天农闲时就该休息了。而我的哥哥春夏秋冬都要忙,不仅白天忙,天黑后还往往不能按时休息。

    我的哥哥高小毕业,1962年考初中时成绩差几分没有被录取,考了一个备取生,从此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只好回乡放牛种地营生。1966年我们家乡大修水利时,他在水利工地当伙食记帐员,由于他工作勤快认真,颇得同事好评。1967年冬季征兵时,他应征入伍,到天津和河北秦皇岛等地服兵役,他在部队认真练习写钢笔字,写一手不错的行书钢笔字。他从事电工工作,刻苦钻研,业务比较精通。在一次战备施工中,他不慎从电线杆上摔了下来,造成了左肩夹骨粉碎性骨折。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在住院治疗的好几个月时间里一直没有将这一情况告诉家里。

他在部队兢兢业业服役了5年,凭他的业务技术、工作成绩、身体负过伤的实际情况及当时转业安置政策,完全有理由安排一份工作,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与他一起服役的一部分人得到了安排,而他没有获得安排工作的机会,1972年底退伍回乡又当了农民。他对命运的不公似乎没有太多怨言,对家乡的繁重劳动和贫穷生活有超强的忍耐力。1973年,人民公社将一部分青年组成副业队到平顶山煤矿挖煤,他当上了最早的“农民工”。当时矿上的劳动条件是比较艰苦的,在井下实际劳动时间是8小时,加上路途上的时间,每天付出的时间超过10个小时,而劳动所得的钱大部分都归矿上和公社所有,他们这些“农民工”的收入除生活费外,所剩无几,比现在的农民工所受的剥削要多得多。即使这样,我哥也没有忘记惦念家里,记得1994年的春节,他为我买回了一部收音机和托人捎回了一件蓝大衣,收音机是送给我的,蓝大衣是让我穿上走亲戚的。

干了几年农民工后,他又回乡务农了。由于他退伍后几年时间没有将婚事定下来,全家人都为他着急,我也在内心深处非常同情他并为他默默祈祷,我的父母更是半夜醒来时就为此事嘀咕。那时我就暗暗发誓:我要有机会出去的话,一定要想办法逃离农村,不再过这样受累挨饿的日子。我的哥哥表面上好象不曾着急,他的内心是什么感受,他从来没有向他人诉说过。大概是1976年,我的哥哥与嫂嫂万勤定下了婚事,1978年他们结了婚,1980年和1984年先后生育了一儿一女。家庭过上了虽不富裕但可以说是美满的生活。

这时家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盖房子。我父母住的房子是二三十年代我爷爷盖的低矮的草房,人进门的时候要猫着腰,不然的话就要撞脑袋。我父亲60年代末建的三间草房稍高一些,让我和哥哥分着住。我每天看到这房子都会有惭愧的感觉,但又恨自己无能为力,因为那年月什么东西都是人民公社的,个人没有土地,不能够种树,掏钱买木材资金有限,即使有钱,市场的木材也贵得背离了价值。所以那时候脑子活泛的人到南方或东北贩木材回去,卖的价钱不错。七十年代末分田到户后,在我两个哥哥和父亲的努力下,盖房子的经济问题初步解决了,房子盖在什么地方又成了问题。村上的人在山岗上住怕了,喝的是大坑水,外出时要下一个山坡,村里一部分年轻人已决定将房子建在山坡下面去。我的哥哥也想把房子建到山坡下面去,可我固执的母亲坚决反对,她说:我嫁的是这个村庄,我就要住在这个村庄,死也要死在这个村庄。你们是我的儿子,不听我的话,要听人家的话,你们搬得那么远,吃东西的香气我也闻不到了。我的哥哥处在两难之中,经过几年的斗争,八十年代中期他终于下决心将房子建在了山坡下。搬下山坡后最大的改变是生活用水方便了些,但仍是山坡上和山坡下不停地奔波。因为那时村上的多数人仍在山坡上,晒粮食的场也在山坡上,劳动量根本没有减轻。

我的哥哥毕竟是当过兵见过一点世面的人,在农田里辛勤劳作的同时,他发现了商机也不放过机会要尝试一下。就在他筹备建房子和房子建好后的那几年,湖北孝感地区一个做药材生意的女人到了我们村,她动员我哥哥与她合伙做卖“铁李寨”(一种我们村产的中药)的生意。我的哥哥同她出去了两趟,赚了一些钱,大概有千元左右吧!可恨的是这个女人是奸商,从此后她让我哥拿出本钱同她继续合伙做生意,但赚了钱后她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我哥是实在人,钱拿不回来又不忍心与她翻脸,总对她存有一份幻想。我当年探家的时候也问过他,他仍然认为那女人确实是赔了钱,等她挣了钱是不会赖账的。不知道我哥为此贴进去了多少钱,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

在改革开放大好政策下,我们村的人凭着勤劳吃苦精神,兴起了一股开荒热和养牛热,我哥将做生意吃亏的事放在脑后,与家的亲人们一起辛勤创业,在地里刨食,山上找钱,家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起来。

八十年代末期,我的妻子和年幼的两个女儿也仍然在山岗上住,我一方面想带她们出来,一方面又想调回家乡工作,也考虑到父母年迈后无力建房,必然要与我或哥哥生活在一起,就拿出所有的积蓄,在我两个哥哥和其他人的帮助下,于1988年春天在山岗下建了四间房子。1989年秋我将妻子和女儿迁来了广东生活,1994年农历四月十五我瘫痪在床几年的慈父就是在我建的房子里走完了人生苦难的路程。

那几年,我哥除了种好他自己的地外,还要负责照管我父母的土地,少不了还要帮我的妻子播种收藏。每家有每家的事,每人有每人的脾气,我的哥哥要照顾方方面面,不容易呀!吃的苦受的气也只有他自己才体会得最深刻。

1991年我的父亲患半身不遂后,全家生产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了我的哥哥肩上,他不惧困难,里里外外奔波,支撑着这个家庭。1994年夏季送走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又于1996年冬季摔断了胯骨,从此卧床至今已十二个年头了。俗话说:久病前无孝子,我的母亲能风烛残年地活到今天,全靠我哥哥的细心赡养,当然也包括我的弱智大哥及我嫂子、我姐姐的共同侍候。我哥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啊!

我哥的儿子路旺2000年底应征入伍到部队服役,在部队入了党,转了士官,干得不错,如今每月有一千多元的津贴,去年秋季我哥又为他操持办了婚事,不久的将来我哥就可以当爷爷啦。我哥的女儿路伟二十三了,她能说会道,家里地里都能干,如今也定了亲。我哥和我嫂子勤俭持家,为了家庭的幸福起早贪黑地干,每年他们种的玉米和小麦都过万年斤,再加上其它杂粮收入,每年种粮的收入就接近万元。这几年不喂牛了,他们要养了一个母猪和一些肉猪,每年也有几千元的现金入账。我哥现任村主任职务,每月还有一些补贴,按说这一家人的生活可以称得上圆满了。

不知道为什么上天待我哥那么不厚道,在他的致富梦想没有完全实现的时候,不曾料想我嫂子前年患上了心脏病,一家人的生活骤然遇到了困难,她正常的情况下还能在家做点饭,发病的时候什么活也干不了。如果将一家人的生活比作一部小拖的话,我哥是前面的主机,我嫂子是后面的拖斗,拖斗拖不动了,主机加再大马力也不济事呀!近两年我嫂子住了几次院,花钱多少不说,治病的效果总不理想。这样一来可把我哥折腾得不轻,又要侍候我嫂子,又要照顾家里我娘的生活,又要不误农时种地,还要兼顾村主任的角色,人不是铁打的,哪有那么大精力?我在遥远的地方常为我哥忧心,我怕他累个什么好呆,这个家可怎么支撑?祈愿苍天垂怜我哥,不要那么不公;祈愿我嫂子的病早日好转,享一享当奶奶的清福;祈愿我的母亲能坚强地活下去;祈愿我们的家永远平平安安!

当然,我的哥哥也不是完美的人,他有他的性格,他有他的人生观,他有他的不足。他没有机会出来接触更新的事物,见识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太急于将家庭治理好,干活太狠,不知道爱怜自己的身体,待人太实,也包括大口大口地喝那些其实不想喝而为了要面子的辣酒。我要在家的话,可以多少为他分点忧,我可能没有他干得好,但我可能以不同与他的方式来营生。哥:你太辛苦啦!你别忘了注意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你要把为俺嫂子治病放第一,把爱惜自己的身体放第二,把农活和其他放在后……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