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春恒的博客

一同寻求生活的真谛~~~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容易满足的人,心底慈悲、容易流泪的人,善解人意、从不为难他人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蜀国旅游之三  

2008-05-13 17:03:33|  分类: 旅游记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日

8点钟早餐后我们向当晚的住宿地——新都桥进发。新都桥是摄影家们公认的摄影天堂,路上似乎没有什么有名的景点。丹巴与八美镇、新都桥、康定处在一个正四边形的四个角上,丹巴与新都桥是两个对角点。如果我们向康定行进的话,只需要几个小时,但我们的目的地是新都桥,这就需要拐到四边形的另一个点八美镇,再到新都桥。这天经过的路途中前一段仍是河流和山谷,尔后而是海拔在3000米左右的高原,这些高原并不是一望无际的,而是比较平缓的一座座山坡,山坡上有三三两两的帐篷,间或有炊烟袅袅升起,帐篷的周围是成群的牦牛,也有数量不多的马匹在悠闲地吃草,身着黑色衣服的牧民身旁往往有一两只狗相伴,天空中偶尔有一只雄鹰展翅遨翔。在车窗中眺望到优美风光的时候,喜欢摄影的陈静女士会叫司机停下车揿动她的数码摄影机快门来几张。我站在草原上仰望蓝蓝的天空,眺望并不碧绿的牧草,心中油然有一种在大海边才会有的那种感情,与大海、蓝天和辽阔的草原相比,人的心胸是多少狭小啊!生活中的勾心斗角算得了什么,太没有价值了,看开阔些吧,一切都象天上飘的白云一样,最终会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过八美不远,我们看到一群藏民在为几十头牦牛装载,那些黑色的肥硕的牦牛作为运输工具,身上驮了重重的物品,准备运到不通公路的地方去。那些藏民们不分男女老少,大多留着长长的辫子,辫子上油腻腻的,可以想见他们一年也洗不了几次澡。这与九寨沟地区打扮得光鲜的藏民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快到一个叫塔公庙的地方时草原上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寺庙中好象在进行什么表演,有咚咚呛呛的音乐传出,寺庙周围有游客在骑马,骑一次10元钱,我们一行没有打算长时间停留,也没有人有雅兴骑马,只有几个人到寺庙门口瞟了瞟,听说进去要收费,他们就返回了车上。不远处就是塔公庙镇,亚拉神山饭店是我们中午用餐的地方,我怀着好奇心在饭店门口与几位藏族女青年合了影,这里的藏民似乎身材更高大一些,性格更骠悍一些,头上的油腻也更厚一些。听说西藏地区的女青年因长年风吹日晒的缘故,脸上有自然的“高原红”,而这几位女青年脸上红得过了些,仿佛是人为抹上去的,没有问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时天气半晴半阴,无风无雨,我行走起来仍觉得呼吸比较紧张,看到旁边有一个高原反应急救所,方知道在高原上出现不适反应是正常现象。我们中午吃的面条中有大块的肉皮,菜中辣椒切得也很大块,饭菜嗅起来有种腥膻味,我的脑海中涌出了宋人陈亮的词句:“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何在,磅礴几时通?”“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的句子。当年镇守边关的壮士们有什么样的情怀呢?诗人们为他们记录了下来。

上下午我们走的都是川藏线,在路上看到了另一道景致:我们连续遇到了几十部军车依次行进,开车的司机很年轻,车箱板前面大多有一条标语,什么:践行三个代表,建设过硬连队;安全文明,事故为零;车行万里,安全第一等,有的车箱角上飒飒飘着一面共产党员模范车的红旗,我还看到后面行驶着一部“军民共建义务维修车”,我为部队政治工作善于鼓劲的传统在新形势下发扬光大叫好,更为替过往车辆排忧解难的义务服务车叫好,心中也暗暗同情那些辛勤驾车的年轻司机们。没有他们的辛苦,西藏需用的大批物资供应怎么能够得到保障?年轻的战士们,老兵向你们致敬!

下午3点钟我们到了盛名之下的摄影天堂——新都桥。这既不是县城的所在地,也不是镇的所在地,这里是甘孜州一个监狱所在地,附近有武警战士在练习拳术。由于这一片高原属于贡嘎山系,安排我们住的旅馆有一个浪漫的名字叫贡嘎山庄。床铺是三人一间,房间没有卫生间,方便的时候要到公共卫生间去,我们想用凉水洗洗手,水龙头中一滴水也没有,晚上能不能有热水洗澡,团友们脑子中都有问号。四周看去,一片荒凉,山庄旁边有一条不知名的河流,河流对面有平缓的山坡,山坡上是稀疏的一片树木,也有几只牦牛在吃草。如果是有造诣的摄影家来了这里,可能会拍出奇妙的照片,对我们这些品味不高的旅行者来说,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我们对在这样的地方住宿感到无奈,大家都不搬行李下车。有几个人在同导游交涉,要求到康定去住,我们几个人到河边捡石头去了,经领队和导游向广州及成都方面反映情况,最后达成折衷协议,每人加50元住宿费赶到康定去住。

从新都桥到康定走的是国道318线,来往车辆比较多,我们沿途又看到了运送物资的两队军车。在离开新都桥约30多公里时,坐在前排的李静女士忽然叫司机停车,大家问怎么回事,原来是前面天空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彩虹,草原与碧空之间有一道美丽的彩虹,这是天赐给我们的眼福,确实值得好好欣赏。照相机质量好的团们走下车纷纷举起相机消耗菲林,不知道他们摄出的彩虹效果如何,我自知相机和水平不行,就没有照那彩虹,只是多看了几眼这难得一遇的风景,多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看过彩虹后继续前行,大约6点半钟我们到达了康定城。这里在解放前曾是西康省的省会所在地,现代化的建筑鳞次栉比,是一座美丽的山城,一首康定情歌为康定增辉不少,全国十多亿人中半数以上都会哼唱。据导游讲,情人坡是一个小山坡,因康定情歌而享誉国内外,到过九寨沟的人没有一个人说后悔,到过情人坡的人没有一个人不说后悔。后悔也好,不后悔也罢,旅游就是拿钱找苦找刺激。能够安排去一下更好,因我们团友中半数以上都去过,不安排去也强求不了。

我们住的酒店名为色夏昂巴,我问柜台小姐这是什么含义,她说藏语为金色的鸟儿。此处吃住都不错,特别是长途电话免费打优惠条款给大家带来了意外惊喜。晚饭后我们到街上逛了一圈,看到这里的名牌服装店、步行街、自选超市、身披袈裟的喇嘛、步履轻盈的女士,觉得现代气息已淹没了异域风情。回到酒店九点多了,我给妻和女儿打了免费电话。

十六日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起床,喜欢摄影的团友到街上猎景去了,我与同房住的省国土资源厅档案馆办公室主任黄启安也去到大渡河边留了影。早餐后我们怀着不错的心情向下一地点进发,行车不足两个小时就到了泸定县城。泸定县城不大,知道这里的人可能还没有知道泸定桥的人多,红军长征路上飞夺泸定桥的故事很多人耳熟能详。我们的车在泸定桥头停了下来,胡耀邦总书记1985年9月题的对联赫然在目:飞身能夺天堑,健步定攀高峰。是呵!当时的总书记是多么意气风发,他重走长征路的举动在全国人民中引起了振奋,国家改革开放正势如破竹,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年多后自己因纵容学潮而被迫辞职。睹字思人,唏嘘人生无常,富贵落泊各有定数,能淡定面对是至高境界。

当我征求黄主任上不上泸定桥的意见时,他主张不用上了,在旁边照照相行了。其实我是想上去的,但随大流的意识又占了上风,就迁就了他的意见,没有买门票到泸定桥上站一站,我们把时间浪费在了到广场看售卖福利彩票群众舞蹈上面,我还摄了一张那些大嫂们跳舞的情景,不值不智啊!虽说上泸定桥要花10元钱,但到了泸定桥头不上去一下,这又是心中永远的痛。今后到有意义景点的时候一定要拿定主意,不能白白错过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

不到12点钟我们就到了海螺沟的沟口——磨西,乔石题写的“海螺沟冰川旅游度假区”十个大字镶刻在进入海螺沟的正门上面。磨西地名的得来同样源于一个传说:以前这里几乎与外界隔绝,有一个汉族商人走到这里迷了路,遇到了两个藏族僧人在诵经,他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僧人听不懂他讲的话,就说:磨希,磨希(藏语没知没知的意思),后来磨西因此而得名。据说这是一个乡政府的所在地,离海螺沟还有31公里,外面的车辆不准进入,要在这里转乘景区的专用车。四周几乎没有看到街道,只有几所接待游人的宾馆。为了防止到海螺沟冰川上遇到太阳刺激眼睛,我们利用吃饭前的间隙,花钱买了墨镜,又买了游泳裤,以备泡温泉时用。饭后我们乘上景区的专用车辆向海螺沟进发,这些车并不是九寨沟那样的环保车,而是因坡陡弯多,为了安全起见,才不让外来车辆进入。海螺沟的开发始于1984年,是四川省交通厅最先投资开发的,至今已投入资金4个多亿。按理说党政机关是不能做生意的,不知道当时的政策如何,投资主体是谁,现在是否已脱钩?不管怎么样,我认为当时敢于拍板投资开发海螺沟的领导一定是有胆略的领导。海螺沟神秘面纱被揭开,不能不说到一位日本的探险家——松田宏一。海螺沟冰川是贡嘎雪山融化下注而形成的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最低处仅有3000米左右),此处长年云雾缭绕,周围是原始森林,除个别猎人外,很少有人到此。1982年,松田宏一到海螺沟地区探险,他因迷路和饥饿,昏倒在距冰川尾部约1000米处四天三夜,当两位藏族猎人发现他时,他的手和脚都已冻烂了,生命已奄奄一息,他左手心捏着半块巧克力,右手拿着口缸作舀水动作。藏族猎人把他背了出来,那时我国改革开放不久,对中日关系十分重视,党中央指示四川方面派直升飞机把松田宏一运往成都进行抢救,使他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两只脚被切除了,两只手仅留下两个大拇指(2002年松田宏一曾戴着假肢再次到了海螺沟,并向抢救他的两位恩人致以深深的谢意)。抢救松田宏一的事迹被广泛报道以后,海螺沟也随之被更多的人所了解。

车辆沿着崎岖的山路向上行驶,据导游讲,31公里中,大弯有38个,小弯有100多个。我们在山路上望见了对面两千多米高的一个山头上有几十所房子,据说那是彝族聚居的地方,这些彝族同胞世代以打猎和游牧为生,他们居住在高山上可能是战乱年代安全的需要。有一个传说是这样的:玉皇大帝曾传旨:彝族人住河边当大官。让二狼神下凡传旨,当时二狼神因贪杯喝醉了酒,误传为彝族人住高山当大官,从此彝族人就选择高山作为他们世代聚居的地方。以前山上居住的人家很多,除这个村集中居住外,其他村大多零星居住。解放后大力发展农业生产,他们世世代代沿袭的生活方式受到了冲击,政府曾动员他们搬下山居住,但他们坚持住在山上。大跃进时期时兴吃大食堂,零星居住的人家吃了这顿饭回到山上时肚子又饿该吃下顿饭了,为了生存,就慢慢搬下山集中居住了。我们经过的一个最大的村子叫共和村,意为各族聚居的村庄。附近的大多数彝族同胞都搬下山居住了,唯有对面山头上那村的人依旧住在山上。改革开放后商品经济快速发展,集中居住在山上的彝族同胞再次面临搬不搬下山的问题,年轻人主张搬,年长的不愿搬,听说全村18岁以上的人搞过一次公决,结果是年长的意见占了上风。如今村里已解决了用电问题,吃水还要到山腰去挑。看起来事物的发展变化需要一个过程,若干年以后,我认为他们一定会搬下山居住。 

汽车穿过云雾向上行驶,约一个半小时后到了我们居住的金山酒店。这里的海拔是2900米,金山酒店的条件还算可以,大概是为了防潮,房间铺的是木地板,走起来咯吱咯吱响,床上有电热褥,屋里有暖气,我们在那里居住的两个晚上就供了暖气。这时是下午3点,不知道怎么安排时间为好。安顿好住的以后我们几个人想出来遛一遛,外面雾蒙蒙的,空气十分潮湿,我们几个人漫无目的地向下方的草海子走去,我看到树上结了一箍箍白色或红色的果子,晶莹剔透,娇艳欲滴,就顺手摘了一箍,想拿回来作个留念。后来觉得叫不出名,嫌装在袋子中碍事,就丢掉了。走了不到一百米,我们看到一个废弃的马厩旁有一户人家在吃饭,就凑近与他们搭讪。从他们口中得知:原来这里养几十匹马,供游人上山骑。因为那时公路还没有修好,以前上山的游人主要靠骑马代步,如今公路修好了,此处就闲置了。看到他们碗中红红的辣椒,吃饭时头上冒出热腾腾的汗水,我们不自觉地在啧啧咂舌。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里生活,大概不吃辣椒不能驱走身上的寒气吧。

我们觉得无聊,就返回了酒店门口,又为时间浪费感到可惜,百无聊赖地在酒店门口的小河中捡石头,其他几个人心有不甘地回了酒店。我们三个人(省国土资源厅测绘院人事科长黎贵发、珠海局人事科长张明东)往上山方向走去。当看到此处距城门洞3200米时,我就提议我们走到那里去,他们两位不太坚定地同意了。因为城门洞是海螺沟的另一景点,这是冰川的尾部,冰川融化的水通过裂缝的暗河从此处流出,因流水的地方在冰川的躯体上形成了一个似城门的形状,所以叫城门洞。况且明天我们的行程中没有安排这个景点,今天利用多余时间去看一看是难得的机会。

我独自在前面迈开大步走,他们在后面边犹豫边前行,当去到一个叉路口时,没有路标,不知道向左还是向右好,我看到左边的路宽,说向左走了十多米,看到路上荒草比较多,按方位判断应该是另一方向,就折返向右行。当走到建有冰川碛的纪念碑跟前时,时间已经4点半了,他们两个在后面叫我往回走,我骗他们说:还有500米就到了,快点走吧!我顺着哗哗流水的方向走出树林,看到前面有一所木房子,到房子跟前时看到木柴正在火炉中熊熊燃烧,就大声喊:有人吗?一位四十出头的大嫂应声从屋里走了出来。当我说明看城门洞的来意后,她提出要我们付10元钱为我们带路,我半信半疑,不想花冤枉钱,这时黎、张两团友也跟了上来,我怕他们打退堂鼓,就爽快答应付10元钱请大嫂带路。

顺着冰川融化后留下的石滩,大嫂带我们走五六百米就到了城门洞跟前,看到冰川了!看到冰川了!我们几个人都有点兴奋,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城门洞完全没有了城门的样子,只不过是流出冰川水的一条大裂缝,水声哗哗,上面不时有小冰块坠落水中,因含杂质的缘故,那水是灰色的。老天有眼,我们到城门洞时雾气散去了许多,就抓时间拍了照,已经快五点钟了,我们想到六点要回到酒店用餐,就迅速转入了下一个节目:拣石头。到了冰川,不拿回块冰川石会遗憾的。黎科长捡了两块小的,我拣了一大一小(大的30多斤,小的不足1斤),带路的大嫂也拣了一块更大的供我们挑选,张科长不以为然。带路的大嫂说她前两天背了一块石头到酒店门口,卖了200元,就提议我们背她捡的那块大石头。我们看着石头犯了愁,怎么能背回去哪?大嫂主动提出以10元钱报酬替我们背,原来她要以此作为营生手段之一。我在兴奋中欣然答应了她的要求,让她背着我捡的那块30多斤的石头向酒店走。

在我们走到木房子的时候遇到了我们的两位团友(省厅纪检处的梁国威和惠州局的吴小霖),他们正匆匆忙忙向城门洞赶,此时天色又暗了下来,雾气也越来越大。我体谅他们的心情,又担心他们赶回时天太黑,就好心问了一句:用不用等你们?“最好等一等。”我主张耽误半小时等一等他们,而黎、张二位说:“走吧,越等天越黑了,他们迷不了路,会走回去的。”我怀着歉意随他们往回走,心中惴惴不安,自己说的话没有践行,又真的怕他们二人迷路。

我们走在路上与大嫂攀谈起来。问她:“一个人住在这荒僻的地方晚上会不会害怕?”她说:“习惯了就不怕了,什么动物都是怕人的。”“你在这里看到过什么动物?”“有时会在城门洞上面看到灵牛。”她回答。我们从与她的谈话中得知她的丈夫去年骑摩托车摔断了胳膊,被庸医治来治去还没有治好,现在那条摔断的胳膊已经细了,丈夫本来不善言谈,现在心情不好,更是整天闷闷不乐,一天都不说几句话,两个儿子分别在泸定县城上高中和初中,她要担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担,每天在冰川旅游点卖羊肉串,多时一天卖几十元,少时卖十多元,有时帮人带路和背石头出去卖钱。我打量着大嫂瘦而有力的身体,对她的坚强意志和对家庭的责任感而肃然起敬。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中国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离不开这些勤恳劳作的男男女女,她们才是鲁迅先生赞扬的中国的脊梁,与那些一顿饭一头牛、一瓶酒一年油、屁股底下坐栋楼的官员们相比不知道要高尚多少倍。回程的路往往是轻松的,我们边说边走,用时不到1个小时就回到了金山酒店。我的心中仍被内疚啃啮着,为自己的食言而愧疚,惦记着那两位团友会不会迷路,在酒店门口匆匆掏给大嫂20元钱就让她快点回去,如果那两位团友迷路的话她还可以为他们带路。在我们刚开始吃饭的时候,那两位团友就回到了饭桌旁,我赶快向他们表示歉意,他们很豁达,并无怨意。这一天我们多走了路,多看了一个景点,心里很充实。 

为了得到一个装石头的纸箱,晚上我又买了酒店柜台上的二斤高原枣子,纸箱没有得到,回到家妻又说那枣子是不能吃的陈年旧货。

十七日

第二天我们安排的唯一景点是海螺沟冰川,早餐后我们乘车半小时到达了景区乘缆车的四号营地,做生意的人不停在叫喊:上冰川防止冻伤,这里有手套有大衣!那位怕苦怕累的洪科长花30元租了件大衣,其他多数人拿出了自备的手套,我什么也没有准备,实践证明那些东西根本用不着。导游征求有没有人坐滑杆?我提出想坐滑杆上去(虽然我超重要多收钱),步行下来观赏沿途风光,我考虑乘缆车来回的费用是160元,又不能欣赏沿途风光,坐滑杆上去下来是120元,只上去是60元,何不选择坐滑杆,其他团友都一致要求乘缆车,我只能割爱随大流了。这些缆车是新加坡投资的,每次坐6至8人。我们在云遮雾罩中乘上了缆车,在云雾中穿行,能见度只有十几米,四周什么也看不清,黄启安主任说这是云里来雾里去,可谓恰如其分。

约十几分钟后我们的缆车到了上冰川的最近点,从这里向下方走约二十分钟可站在冰川上面,这不是登冰川,而是由高点下冰川。冰川附近裸露着冰川融化后留下的大石头,再往前走就是冰川,冰川上蒙着灰尘,那些冰不是青白色的,而是灰褐色的。冰川上面散落着烟蒂、面巾纸等杂物,有人在叫卖羊肉串,吃过的羊肉串竹棒也随手丢在地上。这里的卫生比九寨沟和黄龙要差得远,厕所不象那些地方有专人清理,而且散发着酸臭的化肥味。我听着导游手持小喇叭作关于冰川形成和逐年退化的讲解,心情有点沉重。“我们脚下的冰川形成于几千年甚至上万年以前,这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是中国唯一普通人(不是穿戴特殊的登山都)可进入性的冰川,系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雪水融化下渗而形成,此冰川有十三四公里长,约三四公里宽。由于气候变暖的原故,每年正以平均三至五米的速度在退化,气候偏暖的年份一年退化十多米,若干年以后此冰川有可能完全消失。”假若有一天冰川真的消失了,我们居住的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哪?我在心中发问,保护地球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责任啊!此时我想到了街上摩肩接踵的人群,想到了汽车冒出的黑烟,想到了呼呼作响的空调,想到美国不愿签署限制暖气排放的《京都议定书》……。美国总统布什为何不签署《京都议定书》?超级大国没有理由不带头保护地球啊!

四周雾蒙蒙中我们在冰川照了相,有人想等云雾散后看看冰川的全貌,等了半个小时也见不到阳光,无奈之中只有乘缆车返回。我们回到乘缆车的四号营地后,时针指向了十二点,光线似乎好了许多,团友们看到几棵枫树的叶子象红红的火炬,就饶有兴致地照了一阵子风景照,我与另几位坐在饭店等饭吃。

午餐后乘旅游专车于一点多返回了宾馆,有几位团友要求我们去过城门洞的人带路,他们也想看看城门洞的风光,我毫不推辞当起了向导。这时天气好了些,我们熟悉了路径,走起来也快了许多,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城门洞,天遂人愿,虽然没有看见太阳,但似乎有光线照射,团友们象我们昨天一样兴奋,兴致勃勃地照了相,接着就重复我们昨天的动作——拣石头,半数以上的人都拣了一块石头。我看到了一块黑白混合的晶莹石头,有接近30斤重,与我同行的黄启安主任有心要这块石头,他55岁了,根本不可能搬得了,我搬起来走了几步,感到难以搬回住地,就扔在了地上。这时我们都想到了昨天的那位大嫂,猜想她可能在冰川上面的某一地点在卖羊肉串,她昨天自己拣的那块石头也不见了,是她扛出去卖钱了呢还是别人拣去了?不得而知。我们往回走到流淌冰川水的小河边时,我想再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奇特的石头,拐到河边看了几分钟,石头没有拣到,拾到了上面印有“六.二五纪念”的雨伞。可见是我们团友丢的,回去一问,是梁国威昨天晚上丢的,今天上午他又买了一把,我让伞物归了原主。回来时我很想拐弯去看看松田宏一遇险的纪念碑,由于与我同行的黄主任气喘吁吁,我就忍痛割爱了,留下这次旅行的另一遗憾。人啊!迁就了别人,自己就要牺牲一些东西,两全其美的事很少。

三点多回到宾馆后,我们就转入了下一节目——到二号营地去泡温泉神汤。花60元在距冰山10多公里的地方泡温泉,我们15名团友中有7人作了这样的选择。坐车下行半小时后,从我们住的三号营地到了二号营地。“海螺沟冰山温泉”几个瘦硬有力的柳体是叶选平题的,这里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天然温泉梯次排列,最上面的池子标明45度,我们试了试,没有人承受得了,大家选择在40度以下的几个池中泡了约一个小时,然后坐车返回宾馆。晚上我打定主意要把冰川石运回茂名,在找不到纸箱的情况下,就用旅行袋的带子把石头捆起来,为第二天的旅程作好了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