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春恒的博客

一同寻求生活的真谛~~~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容易满足的人,心底慈悲、容易流泪的人,善解人意、从不为难他人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的菜园  

2010-05-09 17:58:56|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看到别人在以不同的形式过母亲节,我的脑海中清晰地映现着母亲卧在病榻上的佝偻身影。九十多岁的她受到严重的帕金森症折磨,行动不便,吃饭全靠我大哥喂食。我每次探家时坐在母亲床前,一个小时也与她交流不了20句话。即使如此,只要有母亲活着,在我的心中,家的分量就厚重许多,如果有一天她老人家离开这个世界,我回家时就一定会很失落很空虚。哪里是我的家?母亲生活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的娘虽然根本不知道母亲节的含义是什么,但我还是要遥祝她能坚强地活下去,有娘的孩子会比别人幸福很多很多。

想到母亲,我常常会想到母亲辛勤操弄的菜园。

我出生和成长的村庄——王庄处书位于一个山岗上,那里是贫瘠的黄土地。上世纪六十年代,为了贴补口粮的不足、养育我们6个儿女长大成人,母亲梦寐以求有一块菜地耕种。但那年月地是集体的,哪有地方种菜呀!经过我母亲的苦思冥想和细心勘查,她选定了我爷爷的坟墓旁的黄胶泥毛草地作为菜地。在她絮絮叨叨的铺排下,我父亲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功夫,终于用四齿铁叉和三齿铁耙一叉一耙地开垦了二分地的菜园,母亲指挥着父亲在菜园里种了大蒜、辣椒、韭菜、南瓜、芫荽等时令小菜。她迈着小脚,颤巍巍地摇摆着身子,几乎每天都要去菜园巡查。她看到生长得绿油油的蔬菜时,脸上会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自此以后,家里的生活得到了改善,母亲常常把这份功劳记在自己的头上。与此同时,她也不时抱怨菜园太小了,不能多种一些她想种的菜。

记得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冬天的早晨我常常要提着灰色瓦罐(尿罐)将小便淋在生长着蒜苗的畦间。虽然我很不情愿干这件事,但在母亲的指使下我只能遵命而行。当兵到了南方以后我才懂得,那样施肥是最没有效率的,尿液只有在容器里发酵以后浇到菜地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国家实行了联产承包政策,我母亲随心所愿地在承包田里安排了一大块菜地,不仅种了多种多样的蔬菜,而且还在菜地里种了菜瓜、甜瓜、西瓜之类。种菜离不开水,为了把菜种好,我母亲指挥着我父亲和我大哥在菜地旁边挖了一个蓄水的大坑,雨天将水收集起来,需用时再将水浇灌到菜地(她这种当年被村里人讥笑的方法与如今在西部推行的“母亲水窖工程”相类似)。由于我家菜种得好,不单我家享用,而且我的姐姐家和妹妹家也享用了那些新鲜的菜类、瓜类。

八十年代,正当我母亲心满意足地过着她理想的富足日子时,村里的年轻人不愿忍受每天爬坡上岗的辛苦,决定要把村子迁移到山坡下面去。我母亲对这种行为既怕又恨,她发誓说:“我嫁到了这个村子,就要老死这个村子,即使最后剩我一个人也不搬迁!”为了拉拢犹豫不决尚没有搬迁的几户人家,我母亲主动将自己辛苦种出来的菜分送人家吃,期盼人家与她一起在山岗上坚守下去。到了九十年代中期,村子里果然只剩下我的父母和我没有结婚成家的大哥三口人了,处于一种很不安全的状态。我母亲痛哭了几场,无可奈何地搬迁到了山岗下我所建造的房子里居住。1996年冬天她重重地摔了一跤后,就一直以床为伴,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她嫁到的那个“村子”了。

有时我想,如果母亲愿意,我就用车拉着她到回到山岗上让她看看自己曾经用心血耕种过的菜园,不知道她会什么样的感叹?但又担心这样做会给她枯萎的心灵造成极大的痛苦,决定还是不给她增加额外的痛苦为好。

娘!你现在每天都想些什么哪?能不能对儿子倾诉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