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春恒的博客

一同寻求生活的真谛~~~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容易满足的人,心底慈悲、容易流泪的人,善解人意、从不为难他人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一碗面条  

2017-06-24 16:10:42|  分类: 战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24早上7点,我躺在长沙市望城区叶顺泉部长(国营七四一矿组织部部长)家的床上回味着前一天晚上我与他交谈的内容,耳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我知道那是他起床为我煮面条了。前一天晚上就寝前,我建议第二天早晨我们到楼下随便吃点包子稀饭或面条什么的,他坚持要亲自给我煮面条吃,看到老领导态度那么诚恳和坚决,我只有服从命令了。

我趿着鞋到伙房一看,他正在砧板上切肉,旁边还放着两根火腿肠,我提醒他越简单越好,不要太复杂了。他说:你去洗漱吧,一会儿就煮好了。

我洗漱后收拾了随身物品,走去伙房一看,叶部长正在进行煮面条的最后一道程序——往面条中放他在花盆中自己栽的小葱葱花。说话间,满满一大碗面条放在了饭桌上,旁边还放了汤多面条少的不满一碗。我说:你给我盛得这么满,而你的碗中那么少,还是挑给你一些吧?他态度坚决地说:你是北方人,习惯吃面食,所以给你盛的多;我每天早上只吃这么多就可以啦,假如想多吃的话,多放点面条不就行啦吗!

我看着面条碗中的炝锅瘦肉和切得不规则的火腿肠,还有青菜和细小的葱花,心中默默地想:这是我有生以来早晨吃到的最丰盛的面条(因为按我们家乡的饮食习惯早餐并不吃面条),这碗面条不仅放了肉,还放了火腿肠,这是一位81岁的老领导、老战友亲手给我煮的饱含情谊的一碗面条啊!

吃了早餐后,我提议乘出租车去雷锋纪念馆参观,叶部长坚持要乘公共汽车去,我再次服从命令了。我们等了20分钟乘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行驶一段时间后再下车等十多分钟,又换乘了另一辆公共汽车,前后共花费一个多小时行驶完了23公里路程到了雷锋纪念馆。令我们诧异的是这里一派冷冷清清,只有三两个人在悠闲地走动。细一问才知道,星期一是例行闭馆时间,叶部长不上网不知道,我这个会上网的人也不查一查,活该吃闭门羹。

此时是上午9点1刻,中午1点半我还要到长沙南站乘高铁回河南,我们约定到附近的公共汽车站各自乘车。叶部长先送我上汽车,临上车时他又递给我七八张一元纸币,说:我经常打麻将,手头零钱多,你拿上打公交车方便。我接过零钱,微笑着与叶部长挥手告别。

坐在行驶的汽车上,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叶部长耿直、朴实的可敬形象。

他出生于1936年,湖南望城人,他的家与雷锋家相距20多公里。1953年17岁初中毕业后被挑选到长春市地质学校学习测量,1956年被分派到江西钨矿工作,1959年被选调到二机部七四一矿工作,是我国核事业的第一代拓荒牛。因为他是矿里唯一一位学校培养出来的测量技术人员,所以七四一矿的所有矿山都洒下了他的汗水。1972年七四一矿改编为部队后,他穿上了军装,一如既往地工作在测量技术岗位上。1984年部队改编为核工业部七四一矿前,他被评定为技术九级测量工程师(享受副团级待遇)。

1987年前,我与他是一般的战友和同事关系,见面点个头,没有讲过话。1987年他被任命为了七四一矿组织部长,是我这个32岁年轻人的顶头上司。那时还有一位副部长,两个官领导我一个兵。1987年后,姓张的副部长调韶关去了,组织部就只有我们二人。我看到叶部长每天按时上下班,勤勤恳恳工作,心中是充满敬意的,但与叶部长之间总像隔了一层膜,从没有推心置腹交流过思想,不象以前与张副部长那样可以一起喝酒吃肉,一起打牌发牢骚。那年头,由于我受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影响,工作中时常会发一些官场腐败、国企浪费现象严重等牢骚,叶部长作为一名比我早入党20多年的老党员,曾当面直言不讳地批评我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我自知理亏,无言以对。

由于我们的价值观有差别,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不同,我与叶部长之间总觉得不是那么贴心,对他的工作更谈不上全心全意支持和配合。即使如此,叶部长仍然发扬着部队那种上级关心下级的好作风。那时我两地分居,每年春节都要探家。当我探家的前一两天,叶部长会拿一条广州产的双喜牌香烟和一包糖果送给我,我心中知道这些香烟不一定是他自己掏钱买的,但我这个下级不给上级送礼,上级反而以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关心我,这份情谊足够让我记忆一辈子。

1989年底,矿里任命我为组织部副部长并负责全面工作,叶部长调矿监察室工作。很明显,他工作的那个部门权力小了,实惠少了。每次见面,我仿佛会看到叶部长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失落表情,我则会有一种顶替了老领导岗位的内疚之情。

1993年,我调出矿山到电白县工作。至今24年没有与叶部长见面了。20多年中,我在工作中也曾遇到过下级不尊重和配合的时候,此时,我更觉得愧对叶部长,为自己当年的幼稚和任性而自责。今年春节,我找到了叶部长的电话,向他祝贺春节并诚恳表示歉意,并承诺要找时间去长沙看望他。

4月23,我去到了长沙望城区,见到了老领导、老战友,当面表达了我的问候和歉意。叶部长豁达地说:“我是一名技术人员,让我当组织部长,不熟悉业务,很多工作都靠你和张副部长做,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那么多年过去了,也不要再叫我部长了。”我们相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叶部长是1996年年满60岁退休回长沙居住的。这个国营企业的副处级干部当时每个月只有500多元的退休金,他的大女儿在资本主义的香港工作,为他在长沙望城区买了一套房子,让他们夫妇二人回到故里养老。不幸的是,他回到望城的当年,与他相伴近40年的夫人就去逝了。那空空荡荡的100多平米房子至今仍是他一个人居住。

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另找一个伴,他说:一开始介绍的人不少,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后来就干脆铁了心一个人过。现在每天早晨到公园锻炼,早餐后买点菜,做做家务,下午搓搓麻将,完全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回味着他说的话,脑海中不时映现出他的笑脸,我打心眼里赞叹他与生活抗争的坚强意志,再见了,叶部长!你的耿直,你的纯朴,你的乐观,你的豁达,这一辈子我都学习不完。下次相见时,我要亲手煮一碗面条让老领导尝尝。

一碗面条 - 杨春恒 - 杨春恒的博客

 81岁的叶顺泉部长一个人快乐地生活 

一碗面条 - 杨春恒 - 杨春恒的博客
 在雷锋纪念馆前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